豪门女婿车峰起底:曾联合郭文贵收购美国公司

无界新闻记者 杨秋波 李晓晔 2012年堪称中国影视行业里程碑式的收购——小马奔腾并购好莱坞著名特效公司Digital Domain,最后却成为“豪门女婿”车峰的囊中之物。事件当事人小马奔腾原董事长李明意外去世、车峰的被捕,各方的语焉不详让这桩交易变得扑朔迷离。无界新闻记者通过采访交易涉及到的各方参与者、亲历者,还原出这桩交易的台前幕后,力图使公众了解国内民营企业与权贵资本在生意场上的真实状态。 6月2日,长住香港“四季酒店”的豪门女婿车峰,在回大陆探望罹患肝癌的岳母柯用珍期间被捕,引起的震荡波至今未了。

在车峰的资本市场版图中,有一家公司格外引人瞩目——数字王国(00547.HK)。

大约三年前,小马奔腾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赴美收购了濒临破产的著名特效制作公司DigitalDomain(数字王国主要资产)。该公司由著名导演卡梅隆一手创办。这次收购堪称当年影视行业里程碑式的收购,因业务高度匹配被业内寄予厚望。

成败皆萧何,这起收购得以完成,是因为小马奔腾在筹措资金时引入了政商达人车峰作为联合收购的合作伙伴。但令小马奔腾始料未及的是,车峰,随后又施展财技,在将Digital Domain装入香港上市壳公司奥亮集团过程中,引入郭浩云(郭文贵在香港的名称),将小马奔腾踢出局。

车峰入局

小马奔腾与Digital Domain历史上就曾经有过电影项目的合作,Digital Domain频临破产时,小马奔腾曾尝试入股,以图挽狂澜于既倒。入股谈判中,与车峰关系匪浅的天行联合证券(老板纪晓波被台湾媒体报道是车峰关联人士)担任了财务顾问,当时天行联合证券的高层谢安(目前为数字王国董事会主席)负责该项目。为了入股事宜,小马奔腾的高管还专程去了两趟美国。但最后Digital Domain董事会还是决定,让公司走上破产之路。

Digital Domain破产后,小马奔腾决定进行收购,整个收购的时间窗口非常紧张,要在短时间内筹集3500万美元的资金,还需要通过美国破产法院的听证会。

无界新闻找到了全程参与收购Digital Domain的小马奔腾原高层,其表示:“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由于小马奔腾是内资公司,而境外并购的各种审批和外汇程序相当复杂,只能通过小马奔腾的实际控制人李明和管理层在海外直接以个人名义融资并完成并购。”

该高层披露,不到两周时间,小马奔腾通过管理层们的个人关系在海外融资了2000万美元,还有1500万美元的缺口。当时,小马奔腾面对的资金压力和时间压力都非常大,团队几乎每天都在跟美国、加拿大的律师电话会议,单是律师费就产生了几十万美元。在四处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中,小马奔腾的一位股东帮忙介绍了金主车峰,这是车峰第一次与小马奔腾方面建立联系。

该高层回忆,车峰和小马奔腾很快达成了联合收购的意向,双方共同设立了一家BVI公司,将资金全都打进了该公司账户;另一方面,由于美国方面有保护技术的需求,收购只能由美国公司进行,双方又在美国注册了一家公司作为收购主体。

最初,车峰作为小股东,只是跟投了部分资金,没有实质参与收购过程,也没有提出任何苛刻条件。小马奔腾团队与车峰也几乎没有私下交往,只在几次会议以及会后饭局见过面。小马奔腾的控制人李明也只是在交易过程中与车峰有过一两次电话沟通。

而李明的遗孀、小马奔腾前董事长金燕女士在接受无界新闻采访时也提到,李明与车峰在这次收购前并不认识,而且李明与车峰从未见过面,金燕也只见过车峰一次,那次见面是在2014年9月份,到香港向车峰追要其公司欠小马奔腾的三千万元欠款。

对小马奔腾如此重要的一起收购,最终选择了车峰这样一个极有权势又有资金的合作伙伴。小马奔腾的另外一位离职高层对无界新闻记者表示“这与大狗哥(公司员工对李明的昵称)的性格有关”。据他透露,李明去世前最后一晚,是在海淀区闵庄路的会所里和下属及业界朋友在谈版权和动画新技术业务。这座会所是李明的朋友专门为小马奔腾建的,雇有2名湘菜厨师,小马奔腾按年度付租金,并不对外营业。只供李明非富即贵的朋友们喝酒、聚会,小马奔腾的核心员工与业界的导演编剧们也常常在会所里喝酒、研究剧本。据他称,金燕、李明曾经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同学。李明能力很强,但没有什么显赫的背景。在这个过程中,人缘很好、慷慨仗义的李明结交了很多朋友,其中也包括一些权贵。而小马奔腾的兴与衰都与李明结交权贵有一定关系。

2014年1月2日,李明因心脏病突发去世。曾有媒体报道,李明当时因为涉原央视副台长、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案,协助调查。

对于李明的离世,金燕说,李明的确是在协助调查期间突发心脏病去世的,但是他之前就有心脏病病史,在去世前的2013年五六月份,李明还犯过两次病。

李明曾获得央视栏目的广告承包权。金燕说,业界像李明这样协助调查的人并不少,政府已经对李明与央视的广告业务往来审计了一遍,央视调查组审计人员对她说:“李明是一个好人,你别有顾虑”。

车峰上位

收购完成之后,Digital Domain由于破产导致信用危机,各大制片公司都要求Digital Domain有高额的资金保证,才愿意将特效业务交给其做,加之美国对职工权益的保护很严格,Digital Domain的裁员速度没有想象中的快,所以当时烧钱烧得特别厉害。

持有DigitalDomain 70%股权的Upfield Sky Limited借壳奥亮集团上市时的文件亦显示,2012年9月6日到2013年1月31日期间,Upfield Sky Limited产生亏损约8291.40万港元,2013年1月31日, Upfield Sky Limited流动负债超过流动资产约1813.10万港元。当时,小马奔腾与车峰在Upfield Sky Limited分别持股大约57%与43%。与小马奔腾联合进行此项收购的印度信实媒体(Reliance MediaWorks)因出资1500万美元,持有Digital Domain另外30%的股权。

前述参与了收购的小马奔腾高层透露,为了维持Digital Domain的持续经营,在小马奔腾不愿影响自己原本的现金流和上市的情况下,车峰又继续向Digital Domain投入了大量资金。在这种情况下,车峰认为DigitalDomain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负担,提议将其装到自己控制的香港壳公司奥亮集团里去,利用上市公司的融资平台继续支持Digital Domain,这样对于双方压力都没有这么大。

而车峰控制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是通过其已经公开的关联人士:周健在2009年5月25日以每股约0.08港元的价格,一次性收购奥亮集团总股本的38.12%,随后的10月19日,李培新、萧萍、周福林三人在同一时间分别增持奥亮集团股份至9.48%、11.33%与10.74%。

与此同时,小马奔腾的国内上市进入关键期。前述小马奔腾高层称,公司内部对于Digital Domain发生的亏损对上市的影响非常担忧,在小马奔腾高层内部,退出DigitalDomain的声音逐渐左右了李明家族,于是小马奔腾和车峰达成了转让退出的约定。

但车峰并不愿意拿出现金收购小马奔腾在DigitalDomain的股权。由于当年小马奔腾海外融资的资金成本很低,车峰希望以承接小马奔腾海外债务的方式接收股权,但同时承诺在Digital Domain置入上市公司后,再额外支付小马奔腾500万美元,弥补此前小马奔腾投资Digital Domain制作的动画片《唐波传奇》的损失。并承诺DigitalDomain将在中国境内和小马奔腾成立合资公司,实现Digital Domain在国内的落地。

小马奔腾看重的正是Digital Domain与自身业务的匹配,认为这种合资公司的模式在持续烧钱影响自身上市的大局面前,也是一种相对合适的解决方案,于是同意了车峰的提议。

接近交易的小马奔腾离职高层向无界新闻透露,车峰请当初穿针引线的小马奔腾股东帮忙,代为承接2000万美元海外债务,并替车峰代持小马奔腾此前在Digital Domain的大部分股权,热心快肠的该股东,自此被裹挟进这场后来万众瞩目的交易中。

据其回忆,小马奔腾把持有Upfield SkyLimited的57.14%股权中的51.40%转到该股东手里,而把其中大约5.7%的股份直接转到了车峰旗下的离岸公司Harmony Energy Limited。至此,车峰与其分别持有Upfield Sky Limited48.60% 与51.40%的股份。这部分的交易完成后,车峰需要向小马奔腾付约定的500万美元。也就是时任小马奔腾董事长的金燕去香港和车峰要的那笔钱。同时,小马奔腾也把海外债务转到了该股东的手里。

在车峰对Digital Domain的母公司Upfield Sky Limited实现绝对控制之后,开始实施借壳上市。

交易公告亦显示,2013年3月27日,Digital Domain被换股借壳奥亮集团。交易之前,车峰与前述小马奔腾的股东分别持有Upfield Sky Limited48.60% 与51.40%的股份,交易后,分别持有奥亮集团48.44% 与51.23%的可换股票据,每股换股价是0.04港元。

据前述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2014年9月,小马奔腾海外贷款到期,前述股东这部分的可换股票据转让给了车峰指示的另一代持人魏火力,并将转让所得的2200余万美元,偿还了小马奔腾的海外债务本息。但不知内情的媒体却将帮忙的该股东当作了局中关键人,使其受到了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巨大压力,其最终选择了离开大陆,暂居香港。

一个让小马奔腾高层疑惑的细节是:2012年9月11日,数字王国向美国特拉华州联邦破产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随后,小马奔腾开始与车峰接触商议合作收购Digital Domain事宜。随后美国时间9月24日,美国破产法院法官BrendanLinehan宣布“Approved”(通过)收购听证会。9月27日,小马奔腾用包括车峰在内的临时海外华人资本团资金付了收购款。当时小马奔腾高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我们接手的数字王国是一个干净的公司。”

在小马奔腾收购Digital Domain的同时,2012年9月26日,车峰的紧密合作伙伴郭浩云(即政泉控股郭文贵香港名字)以每股0.083港元的价格,接手了车峰兄长车涛8.455亿股奥亮集团股票,占总股本8.6%。

事后来看,郭文贵的的精准入局,以及谢安(目前为数字王国董事会主席)代表的天行证券,在小马奔腾寻求入股Digital Domain赴美谈判时,曾担任财务顾问,让前述高层怀疑把DigitalDomain装入奥亮集团,并非车峰方面根据形势边走边看的决定,“资本市场没有巧合”,他说,这一切也许从一开始就在车峰的计划之中。

短短半年之后,Digital Domain借壳奥亮集团,股价飙涨。在今年1月17日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被查当日,郭文贵清空股票,获利约9000万港币。而目前,在数字王国暴跌之后,车峰及其关联人士魏火力、周健、张晓群在数字王国的所持股份市值仍在65亿港币左右波动。

神秘谢安

目前数字王国的董事会主席是谢安,这是一个几乎没有被外界关注到的关键人。

“我第一次见谢安时,他是来面试的,职务是小马奔腾香港分公司负责人,80后,非常年轻。”小马奔腾一位高层透露,但是后来看公告才发现谢安担任了数字王国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见过谢安的小马奔腾高层曾如此评价谢安:“是一个很聪明、情商很高的人,教育背景也很好。”

根据数字王国的高管信息披露,谢安是在DigitalDomain借壳后加入数字王国团队的。谢安还在今年5月份一度增持数字王国245817.14万股,增持后占股255817.14万股,占总股本的26.02%,并于6月份减持,减持后占股1.02%。

谢安增持的这部分股票,来自车峰一个相对公开的关联人士周健。6月份,这部分股票又重新从谢安处回到周健手里。

谢安此前担任高管的天行联合证券也是奥亮集团的财务顾问,负责Digital Domain借壳奥亮集团的财务审核等工作。

天行联合证券是澳门天行国际金融集团的子公司,而该集团的老板是富豪纪晓波,同时是香港融汇资本有限公司CEO,一度持有天行国际(00993.HK)22.19%的股权。腾讯棱镜曾报道,车峰曾投资过一家在澳门从事赌场贵宾厅中介人服务的恒升集团。据恒升集团网站资料,该公司于2011年7月成立,截至2013年8月,恒升在澳门拥有12个贵宾赌厅,共90张赌台,每月转码量约 500亿元,以此计算,年转码量高达6000亿元。而这项博彩业务正是由纪晓波出面打理。此前,纪晓波被台湾媒体报道,因帮助车峰洗黑钱而被从欧洲引渡回北京。

据台湾《商业周刊》报道,谢安生于1984年,台湾人,到北京大学留学,入读国际政治系(属于国际关系学院),拥有北大国际政治系的法律文学士以及法律硕士学位,23岁以北大研究生毕业,“在北大期间,与高官子弟同侪读书玩社团”,这成为了谢安进入这个圈子的一张船票。

车峰曾担任中国平安监事,据中国平安披露的信息显示,2006年到2007年车峰曾经在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担任常务理事。数字王国高管信息披露中则提到,谢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并持有法律硕士学位(主修国际政治)及法律文学士学位。车峰任职的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与谢安就读的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有很深的联系。

台湾《商业周刊》的报道中还称,谢安所任职的天行证券,是奥亮集团并购数字王国的财务顾问公司,而谢安是该并购案负责人,因熟稔财务状况,谢安以香港投资方代表身份入主数字王国。

据小马奔腾高层透露,谢安曾说过,他在北大期间并不认识车峰,是在小马奔腾对Digital Domain收购完成后,他被推荐去数字王国任职时,才与车峰初次见面。在此前谢安就知道车峰这个人,因为谢安的老板纪晓波曾经和车峰有业务关系。

而此前谢安还曾担任过小马奔腾拟入股Digital Domain时候的财务顾问代表,后又出任数字王国董事会主席,谢安在数字王国借壳上市过程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值得玩味。

小马奔腾出局

小马奔腾收购Digital Domain之后的2012年11月,小马奔腾高管与Digital Domain首席执行官Ed Ulbrich还在北京就组建合资公司进行签约。双方对媒体表示,准备将全球顶尖的影视特效技术引入中国,并在北京落地数字特效拍摄基地与培训学校。

前述小马奔腾高层谈到,收购刚刚完成后,一切都比较正常,小马奔腾的管理层多次开会,在各个部门梳理业务,探讨合作事宜,还把小马奔腾的人送到美国进行培训。但是,后来局面就变得有些反常,送去美国培训了半年的高层,后来什么都没做就回来了。在内部也没有了整合后企业融合的其他动作,完全不像一场真正的并购。之后再次听到Digital Domain的消息,就是其在香港借壳上市。

前述全程参与收购的小马奔腾另一高层对无界新闻表示,和车峰的合作需要很多基础来支撑,所以当时没有签署正式的合作协议,Digital Domain借壳上市之后,按照之前的约定,小马奔腾与怀柔区政府谈了很长时间,准备在怀柔建立特效基地,还获得了当时地方政府的支持,给了小马奔腾一个特别好的位置,规划图都画好了,还准备给补贴来支持这个项目。

而在中国(怀柔)影视基地中国影都的官方网站上基地动态栏目中,至今还可以看到一篇文章写到:北京小马奔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团队就建立“数字王国小马奔腾数字特效基地”项目选址到怀柔影视基地考察,并与影管中心、杨宋镇、北京金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相关领导进行了座谈。

前述高层说,车峰得到小马奔腾的信任,把Digital Domain注入奥亮集团后,单方面终止了小马奔腾与数字王国的一系列合作计划。包括在怀柔建设数字王国小马奔腾数字特效基地,最后也没有做成。

“合作计划出了问题的时候,才意识到小马奔腾与车峰在经营理念方面有非常不匹配的地方”,该高层谈到,小马奔腾是从影视行业的产业链布局角度来做这个产业收购的,是奔着影视行业未来的技术趋势去的,而车峰是从金融角度来进行资本并购。“小马奔腾胳膊拗不过大腿”,不得不选择了退出,因为Digital Domain已经被装进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的壳中了。

“埋头做事的人与只做资本运作的人是走不到一起的,李明是一个艺术家,不懂资本市场上的算计和金融财务,这是他作为一个企业家不可原谅的缺陷,但他不是故意的。”金燕说:“现在是一个更金融化的时代,李明没有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永远的停留在了他的时代里。”

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沈哲彦接受无界新闻采访时表示,数字王国单方面中断了这些合作,和决策人的利益诉求有关,可能认为在北京建设特效基地的投资量较大,而且投资回报期较长,会影响其短期资金周转。

著名导演卡梅隆一手创办的好莱坞著名特效公司Digital Domain至此完全落入了车峰手中。数字王国的股价去年开始缓慢爬升,至今年5月中旬升至最高点,股价最高接近3.03港元,6月3日,受车峰被捕消息影响,数字王国出现悬崖式暴跌,跌幅达41%,收盘报1.26港元,市值一天之内蒸发了约87亿港元。截至8月4日,数字王国收盘价为0.445港元,市盈率高达103.2倍,数字王国2014年年末每股净资产仅为0.0272港元。

从业务层面看,沈哲彦表示,数字王国实质控制人车峰被调查不利于公司发展的稳定性,或引发高层震荡,同时也会对公司的品牌形象造成影响。2014年数字王国的营业收入为8.5亿港元,净利润为0.43亿港元,未来业绩可能由于车峰被调查事件而出现下滑。

无界新闻就上述变故的影响致电数字王国董事会主席谢安香港的办公室,无人接听,给数字王国发送的采访函,也未得到回应。

无界新闻曾联络小马奔腾的董秘高晗,被告知已经离职。致电小马奔腾副总裁助理李帅,李帅表示:“现在在美国,不方便回复。”无界新闻还曾致电小马奔腾官网公布的联系电话,该号码已经停止使用。

数字王国的未来会怎样?一切都随着车峰的被调查、小马奔腾的被迫退出变得不可预知。

(无界新闻记者何春梅、朝格图对本文亦有贡献)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凌虐案中国留学生被判无期?

和中国历史上最早一批留学生容闳等人不一样,今天的留学生很多只是父母意志下的遵命留学,和弊病丛生的中国教育体制下的被迫出走。漂洋过海赴美留学,以“无期徒刑”剧终。这固然是当事人的个人悲剧,但它折射出来多面性的中国问题,我们也实在不能视而不见。


中国刑法亟需弥补鸡奸罪漏洞

同性性行为是人类常见性行为现象,当这种行为采取非常手段实施,也就超越出了道德范围,属于了犯罪。至于这种犯罪行为是否由法律所界定,则意味着立法智慧水平。就中国而言,当代刑法对此没有界定,实在是太不应该。


少林,还有多少人把你敬仰?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电影《少林寺》里的僧人觉远戒情戒欲,惩恶扬善、匡扶正义,而现实中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却违反寺规,连基本僧人的守戒律都无法做到,少林还以何为少林?假如举报属实,一个方丈却与女性通奸,还私生子,释永信对得起“少林寺”这三个字?


为啥军转干部爱机关?

改革开放不断深化,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公务员的薪酬一涨再涨,而国有企业改制后下岗职工一时成为那个时代的热词。两两一PK,反差立马拉大。不少人挤破脑袋往机关钻,这一钻,凭的是“后门”和“路道”,显然不是真才实学。有些人,进机关就是想混日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