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山:荡气回肠《红军诀别诗》 代代相传红军情

人民网雅安9月11日电 (朱虹)“别了我的故乡!离情别恨,莫缭绕我的征裳;国泪乡愁,莫羁绊我的戎装。我要先踏上妖氛弥漫的战场,把我的热血与头颅贡献给多故多难的党。”每每站在第三十军指挥部旧址,唱起这首荡气回肠的《红军诀别诗》,四川芦山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骆志勇都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

第三十军指挥部旧址,位于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龙门乡古城坪村袁国聪等家,属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红四方面军旧址群的一部分。原址为穿逗式木结构的三个四合院,总面积2660平方米,因遭受火灾,现仅保存一个四合院。朱德、徐向前也曾在第三十军军部住过,民间传说,徐向前、李先念、陈昌浩等领导的马经常拴在这株金丝楠树下,后来,李先念的马老死于此,葬于树下。

“一声霹雳,一个闪电,将树中央的树枝打掉,奇异的是,这一雷击居然将古树打成了马头龙尾,马头向北,龙尾向南。”76岁的骆朝炳是芦山县龙门乡的村民,他们村的人都熟知这段与红军相关的故事。后来,这株曾经见证了红军在芦山历史的红军树便被当地人称作“龙马树”。

近年来,各级党委政府非常重视红色文化的挖掘、保护和利用,2012年,先后捆绑整合资金200多万元,对三十军军部遗址建筑及周边环境进行了维修和打造,并在树边修建了龙马广场,同龙马树、保护完整的三十军军部旧址一起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点对外开放。

而令人感动的是,在三十军军部旧址仍然居住着67岁老人骆朝群一家。

“老人们总是跟我们讲这栋房子的历史,我想以后孙儿们也会把这些记在心里。”骆朝群老人告诉记者,她20多岁时嫁到当地做媳妇,后来便一直居住在这里。

“老百姓依旧居住在遗址内,有着双重文化意义。一方面,遗址是死的,如果大家不知道这段历史,来看时也不过是一间房子。而经过老百姓的口授相传,一代代传承下来的红军故事才不会被遗忘。这既对当地的群众起到了传播红军文化的作用,同时尽量保持了目前的状态。”骆志勇说,芦山红色文化底蕴深厚,红军在芦山与老百姓建立的深厚情感尤为感人,让老百姓继续居住在这里是为了更好地传承这段难忘的历史。

如今,一处处红军当年途经和屯驻的地方成为芦山发展旅游的独特资源。芦山县龙门乡古城坪古城坪组的张大家院在芦山“4·20”地震中丝毫无损,被媒体称为“坚强屋”。在这里,红军精神同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融为一体,人们参观革命旧址、观看红军在芦山展版、听唱革命歌曲、租红军道具拍红军照片、喝红军茶、吃红军饭、买龙门花生等,以追忆红军长征历史、传承红军长征精神和抗震救灾精神。

来源:人民网


再论相声里原始秩序与市场秩序

相声“成也原始,败也原始”,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成”会得到进一步放大,“败”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


我曾海上漂半月,加勒比到迈阿密

有一年春节,我没留在北京,而是和慧聪集团的董事长郭凡生一家相约,选择加勒比这条航线,经历了一次有意思游轮旅行。


宁愿有爱,即使可望而不可即

爱是一种逃避开世间的一切琐碎、无聊、丑陋、平庸的办法。当人爱的时候,生命得到了升华。


听老板吐槽官员“三不”

老板说,部门官员流行着“三不”:不吃请,不收礼,不办事。吃饭请不到人,送礼没人敢收,但要办事也是能拖就拖,苦恼得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