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人大科员等人殴打医生冲突5小时还原

湖南“公务员殴打医生”真相

院方:公务员殴打医生护士险致流产

患者方:自己是弱者,已起草控告书

成都商报独家获得监控视频,还原冲突5小时

2014年6月16日  成都商报电子版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王毅 发自湖南长沙

6月2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一起医患纠纷。院方称,怀孕5个月的被打护士谭小飞被诊断为晚期先兆流产,医生王雅颅脑损伤。舆论关注的焦点还有,打人者欧阳富胜是湖南省人大干部,被媒体形容为“长沙医护人员被打,打人者为省人大公务员”。死者欧阳夏的家属则认为,值班医护人员耽误了抢救时间,医院缺乏必要的抢救设备,导致了患者死亡。

冲突双方各执一词。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得医患冲突发生时,从凌晨4点至9点,5小时内医院的监控视频,并前往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通过律师向该事件中唯一被刑拘的死者三姐欧阳某某了解了情况。

新闻回放

6月2日凌晨,湖南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砂子塘派出所接到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保卫科人员报警,称该院十二病室有患者家属闹事。

经查,5月28日,34岁患者欧阳夏因病至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十二病室住院治疗,初步诊断为病毒性肝炎、肺癌。但家属称肺癌还未确诊。30日,医院下达病重通知书。6月2日凌晨4时许,欧阳夏病情恶化院方实施抢救,4时52分,欧阳夏抢救无效死亡。

在患者抢救期间及死亡后,家属认为医护人员抢救措施不力,存在失职行为,为此个别家属情绪失控,当场推、打值班医生王雅、护士谭小飞。其中,家属欧阳某某多次在病房、医生办公室等处推、打值班医生王雅,并强行将王雅拖至死者病床前向死者下跪数分钟。6月6日,欧阳某某被刑拘。

这一事件经由媒体报道后,迅速发酵。

最新进展

被拘家属

拘留时间延长30天

6月7日晚11点,湖南长沙警方发布消息称,6月2日,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医患纠纷,家属有推打医护人员及逼跪医生行为,死者三姐欧阳某某被刑拘,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此外,经湖南省最权威的湘雅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打医生王雅和护士谭小飞的伤情未构成轻微伤。

成都商报记者独家获悉,欧阳某某的拘留时间已从7天又延长了30天。负责此案的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此案非常敏感,社会关注度高,目前由长沙市公安局牵头,在多个部门抽调警力成立专案组,目前正在调查取证阶段,无法透露案情。

缘起4分钟 

●4点12分28秒 死者欧阳夏的家属开始找护士,20秒之后又进入医生办公室

●4点13分10秒 另一名家属赶到医生王雅的办公室

●4点13分40秒 欧阳夏的妻子刘惠兰也从病房走出,先后到了护士室门口和医生办公室

●4点14分45秒 刘惠兰等3名亲属又从医生办公室前往护士办公室,随后折返医生办公室。

●4点15分40秒 王雅与欧阳夏的3名亲属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随后走进护士办公室

●4点16分28秒 王雅走出护士办公室,朝欧阳夏所在病房走去

从开始寻找到医生进入病房,是4分钟。亲属认为,是医生和护士并不着急,才不得不一遍遍去找。

但院方并不赞同这一说法。

事发

家属 值班医护人员耽误了抢救时间,医院缺乏必要的抢救设备,导致患者死亡

院方 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失,需要国家授权的鉴定机构作出认定以保证公平公正

双方的第一次矛盾发生在6月2日凌晨4点。成都商报记者观看了事发时所在楼层位置最好的一个监控探头拍摄的视频。医生和护士的办公室与死者欧阳夏的病房在同一层,相隔大约10余米,事发时医生王雅和护士谭小飞值班。视频显示,6月2日凌晨4点12分28秒,死者欧阳夏的外甥从病房出来先走到护士办公室找谭小飞,20秒之后又进入医生办公室。欧阳夏的堂哥欧阳洁作为亲属的代表告诉成都商报,当时欧阳夏呼吸困难,出现了大口喘气,上气不接下气的现象,但护士谭小飞要家属去找医生。4点13分10秒,欧阳夏的三弟赶到医生王雅的办公室。欧阳夏的三弟事后称,由于一直等不来医生和护士,他才再次去找。4点13分40秒,欧阳夏的妻子刘惠兰也从病房走出,在护士室门口与屋内交谈片刻后,也赶到医生办公室。

4点14分45秒,刘惠兰等3名亲属又从医生办公室前往护士办公室,随后折返医生办公室。4点15分40秒,王雅与欧阳夏的3名亲属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随后走进护士办公室,刘惠兰在门外等候。4点16分28秒,王雅走出护士办公室,朝欧阳夏所在病房走去。死者妻子刘惠兰在护士办公室门口站了20秒,随后也跟了过去。另一家属则继续站在护士办公室门口。

王雅进入病房,距欧阳夏的第一名亲属去找护士,刚好过去4分钟。欧阳夏的亲属认为,是医生和护士并不着急,他们才不得不一遍遍去找。但院方并不赞同这一说法。

4点18分17秒,王雅从死者病房走出,进了护士办公室。4点19分,王雅再次回到死者病房。10秒钟后,护士谭小飞也朝死者病房走去。此时,据家属第一次找护士过去了7分钟。

4点28分,医生和护士先后从死者病房走出,进入护士办公室,走路步伐明显加快。4点32分10秒,医生走出办公室向病房走去。有4名其他病房的患者被吵醒,站在走廊观望。

死者家属称,医生在病房持续用双手按压病人胸部。欧阳夏亲属认为,此时医生才真正开始抢救。家属认为医院未准备呼吸机等急救设备,是导致抢救失败的原因。院方回应称,院方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失,需要国家授权的鉴定机构作出认定以保证公平公正,不应由医患双方各执一词。

激化

院方 家属对两名医护人员殴打长达20分钟,还逼迫医生向死者下跪

家属 双手抓住刚好站在身边的医生王雅的胳膊,医生是被“带倒”的

4点32分40秒,一男家属和医生王雅一起到护士室,然后推出一辆医疗用推车又赶到病房。4点36分30秒,护士谭小飞从病房跑进办公室,25秒后又跑向病房。39分20秒到40分30秒之间,谭小飞再次快步跑进办公室后再跑向病房。期间,死者的父亲等亲属也陆续赶到医院,向病房走去。4点57分40秒,科主任陈斌着便装赶到,更换衣服后,在4点58分40秒走出办公室,向病房走去。这一过程中也爆发了双方由矛盾激发的第一次冲突。由于病房并未安装摄像头,这一过程未被记录,双方对这次冲突各执一词。

王雅说,根据医疗程序,她要先用听诊器诊断病人病情,然后才能决定抢救方案。家属则认为,王雅从开始就未及时到病房,耽误了抢救。 谭小飞称,抢救时她在病房内低头找药和注射器,准备为患者注射肾上腺素。当时一名男性家属嫌其动作慢,朝其后脑部打了两巴掌,她还遭到脚踹。

王雅说,当时对患者使用肾上腺素后,大约三四分钟,病人出现意识障碍和昏迷,此时家属情绪较激动,“有一个男的上来打了我一耳光,说要是抢救不过来,就要我们偿命”。患者死亡后,又有一名家属将她脖子压住,让她跪在死者面前,后面几个家属轮番打她耳光。

该院党委书记郭志华之前告诉媒体,家属因不满医生治疗,对两名医护人员进行了长达20分钟的殴打,期间,还逼迫医生向死者下跪。而根据此前多家媒体援引一贺姓目击者的讲述称,家属要王医生跪下,随后赶到的科室副主任陈医生跟死者家属讲好话,跪了一二十分钟的王医生才起来,不过死者家属又对走到走廊里的王医生打了一两下。

而死者家属并不这样认为。被指逼迫医生下跪,以及之后参与多起冲突的欧阳某某,因寻衅滋事目前已被刑事拘留。10日,记者赶到欧阳某某被关押的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她通过律师描述了事发经过。欧阳某某说自己是个农村妇女。看到欧阳夏死后,哭着双手抓住刚好站在身边的医生王雅的胳膊,并跪倒在医生面前,医生王雅是被她“带倒”的,并说“我(王雅)无能为力了,已经没救了”,随后医生就起来了。

升级

医生 打人家属自称是省人大的,叫嚣“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家属 (院方)一名高大男人指着对我说你是哪里的?我说省人大的。他说人大的好,等着瞧

5点27分20秒,值班护士谭小飞走出病房。29分30秒,医生王雅走出病房。 5点30分40秒,32分45秒,34分40秒,院方的另一名穿保安制服的男子和两名年轻男子先后来到所在楼层,出现在视频画面里。此时院方已有六七名年轻男子赶到,其中两人穿保安制服,多人在走廊内来回走动。5点40分,科主任陈斌走出死者所在病房。死者的大嫂和侄女追上来在走廊与陈斌交谈,院方立刻有3名男子从护士办公室出来并围上来,其中1人穿保安制服。持续约半分钟后散去。在此过程中,陈斌安排工作人员来运死者遗体。家属要求医院给个说法,未同意。

6点05分10秒,医生王雅单独从护士办公室走出后进入医生办公室,视频中看不出是否受伤。6点22分30秒,护士谭小飞从其他病房走出,手中拿着给病人打针的托盘。

6点23分42秒,谭小飞进入护士室,科主任陈斌随后也进入护士室。7点整,护士办公室门外也有很多人围观。7点02分,3名家属再次进入医生办公室后,院方的5名男子以及死者的多名亲属冲到办公室内,包括死者的父亲。又一次激烈的冲突在此刻爆发。

进入医生办公室的一男两女是欧阳夏的四哥、大嫂、三姐(欧阳某某)。欧阳某某称,她是听死者妻子刘惠兰说医生救人延误了,去办公室找陈斌要说法。见无人搭理,随手拿起塑料病历夹砸了两下办公桌,把桌上的玻璃砸碎了。欧阳某某称,院方的一名保安将她的手用力砸向碎玻璃,导致她的手背鲜血直流。她本来想打一位女医生一耳光,但被一保安挡住,没打到。死者的堂哥欧阳富胜也在此刻出现,此后媒体广为报道的省人大官员仗势打医生,正是因为这次冲突。医生王雅称,打人的家属中有一名男子自称是省人大的,并叫嚣“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欧阳富胜为湖南省人大民族华侨外事委员会主任科员。

欧阳富胜在向上级反映的材料中称:到场后见院方来了很多高大男人,我于是问科主任,你这是干什么?这些是哪里的人?科主任说是医院保安。其中一名高大男人指着对我说你是哪里的?我说我是省人大的。他说人大的好,等着瞧。

争论

院方 王雅被殴打致颅脑损伤,怀孕5个月的谭小飞被诊断为晚期先兆流产

家属 下班时是“很自然”地走出办公室,没看见头缠绷带,“是诈伤”

当天7点57分30秒,护士谭小飞和医生王雅分别着便装,背着自己的包出现在走廊,各自进入办公室。8点,王雅和谭小飞离开楼层。在媒体的报道中,王雅头围纱布躺在住院床上,据该院神经外科医生陈涛介绍,王雅被殴打致颅脑损伤,并伴有听力下降等症状,怀孕5个月的谭小飞因被患者家属殴打恐吓,被诊断为晚期先兆流产。死者家属却称见到谭小飞和王雅下班时是“很自然”地走出办公室,没看见什么异常,也不见之后媒体报道的头缠绷带的情况。他们因此称,医生和护士是诈伤。

欧阳富胜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弱者。他写了一份“关于请求彻查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不予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报告”。家属称医院本同意赔偿3万元,但要求不能调取监控录像。被拒绝后,反而通过网络大肆炒作。该院党委书记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否认医院召开了发布会。他说,是因为上门采访媒体太多,才集中进行了发布。

目前,死者家属起草了“抢救病人致其死亡的刑事及附带民事控告书”。死者亲属称,目前长沙市雨花区卫生局已经介入,死者家属要求由省一级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院方则回应称,需要国家授权的鉴定机构作出认定以保证公平公正,不应由医患双方各执一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