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冤案平反后当事人境遇:有人65万赔偿5年流失

原标题: 冤案平反后,他们过得怎么样?

过去几年里,许多起当年误判、错判的冤案先后得以昭雪,在案件重审期间,这些当事人的名字常常能占据各大媒体的头条位置。公众的正义感和同理心,以及对法治社会的期许与向往,让人们愿意把注意力投向这些案件,与这些遭遇冤屈的当事人同喜同悲,而在司法体系完成纠错之后,公众的注意力自然也会渐渐散去。

每当一个冤假错案得到纠正,舆论场里都会回荡着一句话:“迟到的正义终于到来”。然而,迟到的正义还算不算是正义?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只有那些冤案最终得以平反的当事人才有资格回答。

近日,一则关于云南一起冤案的当事人钱仁凤生活现状的新闻,让我们再一次得以将目光投向那些沉冤得雪,并且有幸走出监狱,重新生活的当事人,去看看他们过得到底怎么样,好不好。这可能是我们这些有幸不会遭受类似不公的人,能给他们的一点聊胜于无的关怀。

钱仁凤:重新搭起的人生

2002年,来自云南山区的17岁女孩钱仁凤为了走出山村,改变生活,大年初六就离开了家,来到了巧家县城的一家幼儿园打工。在当时的她心中,最迫切的渴望就是“走出大山,摆脱贫穷”,到县城打工,是她实现梦想的第一步。

然而,她没想到,这一走就是13年,她的生活确实被彻底改变了,但这种改变却是她始料未及的。当年,她打工的幼儿园发生了一起投毒案,而与园长发生过冲突的她被认定为第一嫌疑人,在刑讯逼供之下,她被迫认下了这项罪名,由此开始了长达十三年的牢狱生涯。直到2015年12月,她才最终等来无罪判决,并获得了172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入狱前,她是个棱角分明,勇敢泼辣的少女,十三年的牢狱生活,甚至连她的指纹都磨平了(她在狱中长期进行缝纫劳动,因此磨平了指纹),但是却没有磨平她性格中的棱角,她说,别人从监狱里出来,会收起锋芒,但她却再不想委屈自己。

她还是没有选择回家,尽管她已经不再是少女,但32岁也还算得上是青春年华,她还是想在外面闯荡,因此婉拒了家乡的工作邀约,毅然来到了大城市广州的一家国企工作。她在广州的生活并不容易,尽管获得了国家赔偿,扣除要还给亲戚朋友帮她伸冤的钱,还能剩下100来万,但是她却依然像普通的打工者一样过着生活,身上最贵的穿着,不过是一双二百块左右的鞋子。钱仁凤太想摆脱牢狱生活给她留下的印记,因此她很努力地工作,生活,并建立起了一种很积极的人生态度——和同事唱KTV,爬山,分享美食,就像普通人那样。

只不过,过去的印记终究没那么容易根除,当她看到聂树斌案平反,白银案犯人落网这样的新闻时,还是会激动,想发朋友圈,但最终却又不敢,害怕因此惹上法律麻烦。因为经历过冤狱,她对法律,对警察都产生了一种抵触和恐惧,然而巧合的是,她新交的男朋友,恰恰是一名协警,在交往之后,她坦言:每个职业里都有好人有坏人。

如今,她欣赏褚时健,其实她并不太了解这个经历复杂的传奇人物,但是她知道,这个人坐过牢,如今在种橙子,很成功。或许,她心中想着她也可以。

赵作海:离开了监牢,却被生活掏空

和走出高墙刚满一年,刚刚踌躇满志地开始新生活的钱仁凤相比,早上许多年出狱的赵作海,算得上是一位“前辈”,然而,这位前辈在出狱之后的经历,却多少有些令人心酸,并且值得像钱仁凤这样刚刚走出监狱的人警醒。

2010年,曾经被指控杀害了“失踪”同村村民的赵作海,因为所谓“受害人”的现身归来,得到了平反昭雪,终于得以离开剥夺了他11年自由的监牢。对他来说,这个结果是他期待已久的,他已经接近花甲之年,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再浪费了,拿着65万元国家赔偿,赵作海决心让自己的生活重回正轨。

然而,命运弄人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实在再恰当不过,因为各种原因,他用自由换来的这宝贵的65万元,竟然在短短五年之间流失殆尽,最终一分也没能给他剩下。11年的牢狱生活没有打倒这个结实的老汉,然而,生活的艰辛与世道的诡谲,却掏空了他的财富乃至身体。

2010年,他刚刚拿到赔偿,就用10万元给儿子办了一场风光体面的婚礼,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可能是他花的最心甘情愿的一笔钱。然而,儿子却并没有珍惜父亲的这份好意,才过了不到一年,他的儿子就未经他同意,擅自从他这里拿走了本属于他的14万元,因为这件事,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因此卧病在床长达半年,但是,出于亲情,他没有选择追究。

剩下的钱已经不算太多,于是,赵作海决定用投资的方式,让自己的资产增值。然而,赵作海只是一个农民,对投资行业的了解实在太少,而层出不穷的各种传销骗局,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不幸的是,赵作海第一次投资,就踏入了一个骗子精心设计的陷阱,而他身边,也没有一个人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阻止他踏入陷阱。2011年,他一共投入了20多万元在几个“资本运作项目”上,然而却几乎血本无归,面对这样的结果,他痛苦地感慨:“20多万,我这一辈子才能赚多少钱?”

做过环卫工的赵作海做过环卫工的赵作海

2012年,赵作海和妻子决定用实业挣钱,于是在河南商丘市租了一栋房,开设了一家旅社,然而,做生意没有那么容易,没有任何经验的老两口失败了,一年下来,入不敷出,最终亏掉了四万多块。此时,65万的国家赔偿已经只剩下20万左右了。

最终,2014年,这最后一点赔偿金也没能留在他的手里,之前,他们将这笔钱加上打工挣来的积蓄放在了一个民间借贷平台上,以赚取利息,没想到这家民间借贷平台竟然在这一年卷款跑路了,于是,赵作海最后的积蓄也被榨取殆尽,最终孑然一身。

可贵的是,尽管经历了生活的无情打击,赵作海的精神却没有被击垮,2016年,已经“返贫”的赵作海重新振作了起来,决心不让更多的人走上和自己一样的悲惨道路,和妻子一道当起了“冤案代言人”,并且呼吁国家建立“出狱人保护制度”,防止再有人像他一样,因为外界因素陷入困顿。

佘祥林、张氏叔侄:只想生活回归平静

相比钱仁凤的朝气十足,或是赵作海的困顿不幸,更多的冤案平反当事人最大的愿望,可能就是让生活回归平静。对他们来说,冤狱经历给他们留下了太多创伤,而他们能够有幸重见天日,就已经感到十分满足。

佘祥林佘祥林

曾因“杀妻”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佘祥林,可能是最早的一个在全国出名的冤案当事人,2005年,他本应已被“杀死”的妻子突然从外地回来,上演了一出“死者复活”,让这起冤案以一种突如其来的方式得到了平反,彼时,还没有这么多冤案的盖子被揭开,这件事一时成了人人讨论的奇闻。

佘祥林出狱之后,也因此得到了舆论的格外关注。事发之后的许多年里,常有记者之类的人去探访他,他则不厌其烦地接待各种来访者。他曾经开过一家小餐馆,而且借于他的名气,倒是也曾有不少人光顾,不过,靠着名气做生意终究不太靠谱,他最终把店盘了出去,在离老家有200公里远的宜昌市买了一栋小楼,远避各路熟人,过上了独居的生活。出狱十年之后,他对来访对记者说:“我能做的,只是平平静静,为了家人好好地过完下半辈子。”

张辉和张高平张辉和张高平

而浙江的张氏叔侄强奸杀人冤案当事人张高平和张辉,其心态也和佘祥林类似。2013年,这起冤案最终被揭开,在法庭上,张高平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番关于健全法治,杜绝刑讯逼供与冤假错案的演说,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共鸣。这起冤案的性质过于恶劣,其中既有刑讯逼供,也有对物证的公然无视,而经办这起案件的某位警探甚至在之后还屡屡高升,这些要素,都让社会对这一案件高度关注。

然而,在张高平和张辉自己看来,这些都没那么重要,当电影《无罪》首映时,他们没有被邀请观影,而记者问起他们的感受,他们只觉得“无所谓”。他们想的,就是能够好好生活,把日子重新经营起来。

当年,张高平入狱之前经营着一家物流站,后来,接手物流站的人成了千万富翁,于是有人跟他说,或许你没进监狱的话,也能成千万富翁,但他却抱有一种平常心,回称“那不好说,说不准我出车祸死了呢”。

出狱之后,他用赔偿金给自己的女儿买了房子和宝马车,但是却没给自己花,他觉得“不是自己挣的钱花得不踏实”,决定想办法做点生意。而他的侄子张辉的态度也差不多,张辉在出狱之后,经过相亲,和一位女性结为了夫妻,并且有了自己的孩子。他最遗憾的就是错过了最好的养育孩子的年龄,等到孩子长大可能他都六十岁了,但他还是想好好地养育自己的孩子长大。


2017年中国经济要稳住什么

明年中国经济面临的环境更为复杂严峻,在确定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一定要以实际的行动和政策举措,稳住各界对中国经济和深化改革的良好预期,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奋发有为,给企业和实体经济提供真金白银的支持,才能真正求稳求进。


现在网红很难不朽,而是速朽

现在大多数网红只是一些匆匆过客,她们很难不朽,甚至根本谈不到不朽,我们看到的反而是速朽。


狙击特朗普的最后希望

有人问基辛格,特朗普当总统,够格吗?基辛格答道: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他已经是总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