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细菌战幸存者:70年前的伤口仍在溃烂

中新网衢州7月30日电(记者 邵燕飞 见习记者 吴雨辰)阴暗的光线,潮湿的地面,随处堆积的杂物……这是崔菊英老人家中给人的第一印象。

这位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老人居住在浙江衢州市柯城区新铺村的一间小屋里,屋子很小,进来3、4个人就显得十分拥挤,空气里似乎还有着些许霉味。平日,崔菊英佝偻的身体就躺在床上,静静着等待时间流逝。因为患有老年痴呆,如今老人已经不是十分清醒,原先还时常走动的她现在也更愿意躺在床上,似乎外面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相比她的外貌,她的双腿更加引人注意。她习惯把肥大的裤子提到肚脐,并把裤脚卷到膝盖,这样能方便露出小腿。在她两条骨瘦如柴的小腿上,包扎着厚厚的纱布,仔细看去,上面似乎还有黄色的液体渗出。揭开纱布,本应有弹性的肌肉已经完全溃烂,发黑发臭的伤疤触目惊心。

这是70多年前,侵华日军发动细菌战给她留下的伤口,到今天,整个衢州地区像崔菊英这样深受烂脚折磨的老人,还有大约200人。几十年来,因为交通、文化等原因,这些老人几乎被世人所遗忘,但近年来,伴随着爱心人士的呼吁,救助烂脚病的社会声音越来越强。虽然许多当年的受难者都已离世,但如何让这些遗留的老人度过生命的最后年华,也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救助‘烂脚老人’就是对抗战最好的纪念!”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前会长杨大方说。

硝烟散尽70年战争留下的创伤却仍在溃烂

对于很多“烂脚老人”来说,1940年10月4日是他们的“灾难日”。这天上午9时许,日军“731”部队首选在设有军用机场的浙江衢州,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等病菌的麦粒、小米、棉花、跳蚤,拉开了侵华日军对华细菌战的序幕。

一个星期后,街上陆续发现了死鼠,并相继有居民因鼠疫死亡。随着死亡的蔓延,有的人开始逃离,也把死亡带到了其他地区。据浙江档案馆数据,衢城当年因患鼠疫而全家死绝的有17户,一家死3口以上的有20户。

之后,在1942年和1944年,日军又在浙江地区发动了2次较大规模的细菌战,衢州则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城市。统计显示,1940年至1948年,衢州地区累计染鼠疫发病30余万人,死亡4万余人,浙江地区死于日军细菌战的人数超过6万。

更恐怖的是,日军离开后,这些地区的百姓仍在受着折磨。如今70多年过去,细菌战留下的伤口仍在溃烂。

如今幸存的烂脚老人涂茂江告诉记者,当年日军在他的村里住过一夜,但日军离开后,村里四五十位村民都染上了烂脚病,涂茂江5岁时,脚上长出小脓疱,抓破后,脚开始溃烂。10岁左右,烂脚病开始严重起来。

但因为贫困,即使烂脚,也要下田耕种。伤口不能碰水,一碰水,就钻心地痛,涂茂江年轻时,便买水田袜或是塑料纸包着,坚持下地干活。因为不透气,腐烂越来越厉害,看了各种医生,试了各种药方也无法根治,就这样一直熬了70多个年头。

如今幸存的烂脚老人经历和涂茂江大致相似,他们有的因为烂脚终生孤苦,还留下了巨大的心里阴影。

“我们刚开始去摸底摸底调查烂脚病人时,有的就一个人住在村里的一角,因为气味太臭,别人都远离他,他们非常自卑,把自己封闭在家里。有个老人甚至连亲妹妹去世都不敢参加葬礼。”衢州柯城区人民医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张桂芬告诉记者。

历史不容忘却援助细菌战最后的见证者

历史需要铭记,但最后的见证者却在逐渐凋零。多年来,因为烂脚病人多为农民,因贫穷和缺乏教育,他们很多只会选择默默忍受痛苦,许多人在患病不久就仓惶离世。但一直有批社会人士,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让世人看到战争的罪行。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原衢州卫生防疫站站长邱明轩就一直致力于细菌战研究,作为当年的亲历者之一,用了40年的时间潜心研究侵华日军对衢细菌战的罪行,随后自费出资8万元编辑出版了《罪证——侵华日军衢州细菌战史实》、《孽债难忘——侵华日军衢州细菌战死难者调查与名录》、《菌战与隐患》等三本有关日军细菌战在衢罪证的书籍。为研究细菌战留下了有力的佐证。

2005年,邱明轩和衢州细菌战受害者遗属代表、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前会长杨大方、细菌战受害幸存者吴世根一起,在衢州市建立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展览馆。经过多次修缮,这座展览馆已经成为国家级抗战纪念遗址名录,向世人展示当年的悲怆。

2009年3月,浙江省决定对日军细菌战受害的患者实施医疗救助,并率先在衢州市柯城区人民医院试点。并由外科医生万少华为领队,组成了“日军细菌战烂脚病”治疗小组。6年多来,他们挤出自己原本不多的休息时间,奔波于当地乡间,为衢州柯城区39位残存的“烂脚老人”提供免费的上门医疗援助。

今年6月初,中国医师协会创伤外科医师分会会长、上海瑞金医院教授陆树良带领专家团队来到衢州、金华、丽水等地,设立历史遗留烂脚病患者治疗点,开展对细菌战烂脚老人的创面诊治工作。

“衢江区高家镇中心卫生院也有一个团队,从今年开始为辖区的3名烂脚病受害者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衢州日报集团发起了爱心捐款,现在衢州市民政局也准备好了200辆轮椅,为烂脚病人免费提供……”现任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会长吴建平告诉记者,以前因为烂脚病并不受主流关注,对他们的救助十分有限,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和机构开始参与到其中。

“现在救助还来得及,不管开始的时间早晚。”吴建平说。

伤痛积重难返爱心人士疾呼政府加大投入

不过,援助力量逐渐增强,但因为病痛多年的积累,零散的救助对这些风烛残年老人还是略显单薄。

“最近是有不少人来救助,有时一次几十号人慰问,但这有什么用呢?他的腿已经烂了这么多年了,年纪也这么大了,如果进行手术治疗我们都怕他身体吃不消。”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人告诉记者,因为病痛难以根治,老人更需要的是专业的护理和照料,他们只希望老人能安度晚年。

这一点,也恰恰是志愿工作的难处,一次两次的爱心捐助容易,长期的坚持却是难上加难。

“医生这个行业本来就非常忙,我们一个月最多4天休息,有时碰到加班手术,一个礼拜连半天休息时间都抽不出来。”柯城人民医院“日军细菌战烂脚病”治疗小组领队万少华告诉记者,由于医院资源的紧张,每个月能抽时间护理病人一两次都已经非常不易。现在他们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为“烂脚老人”提供援助,已经做到了极限。

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万少华认为,唯有政府出资,将护理工作落实到各个社区或者卫生院,才能为这些病人提供长期、稳定的医疗护理,“现在烂脚病人已经不多了,每个社区最多2、3个人,而且还在逐渐减少。如果是社区来做这个事情,需要的人力物力也不会很多,却能提供更加细致照顾,让这些病人能安享晚年。”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吴建平的认同,他认为,现在的救助大多都是自愿为主,缺乏保障。如果政府部门有相关的投入,把当地社区卫生院发动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向衢州市卫生局提出这个要求,也呼吁社会有更多人来帮助、救助这些幸存者。”吴建平说。(完)

(原标题:侵华日军细菌战幸存者:70年的伤口仍在溃烂)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郜艳敏需要感动还是需要尊严

郜艳敏,一个原本自身需要该被解救的对象,因为在被拐村庄当了一名山村教师,2006年她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2007年事迹被拍成电影,2013当选为最美乡村教师。评奖本身是没问题的,但一味地鼓励感动,而忽略个人尊严就让这些赋予她的荣耀有了颇具讽刺的意味。


该追求自由还是追求年薪百万

把时间填满了来换工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将不得不压缩自己的野蛮生长空间,你将不得不把手机调到24小时待命状态,等待上司心急火燎的召唤,你将不得不舍弃自己的业余爱好,你将不得不因为朝九晚五的坐班疲惫而把下班时间的自己塞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看书阅读。


是时候讨论未婚妈妈生育权了

目前,部分省份正在尝试着讨论将婚姻权与生育权脱钩的问题,其争论的激烈程度,也是相当激烈的。对这个看似局部的非主流问题的如何看的问题,已远远大于这个问题本身。如同这位未婚妈妈所说——“并非倡导未婚生育,只是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不该被社会歧视”。


中美两国未来如何更好地相处

回头看,最近五、六年来中美关系波动频繁、竞争明显上升,双方在具体问题上的分歧与矛盾很容易上升为对对方整体战略意图的疑虑。究其根源在于,中美历史上形成的一些积极共识正遭受侵蚀,重新寻找并确立新“共识”,成为稳定未来中美关系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