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委李岚清的退休生活:爱听《卷珠帘》等流行歌

常委的退休生活是什么样子?

整整工作了50年,从2003年退休至今,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笑言:“一晃退休又十几年了,不知不觉已成了‘80后’的老人。”

10月26日,李岚清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知识分子与文化修养”讲座暨《中国部分高校校训篆刻作品选》首发式,畅谈他的退休生活,以及他对文学、音乐、篆刻等方面的研究心得。

李岚清说,退休了并不等于生命的终结,往往还有一段很长的晚年。如果放弃学习,没有追求,一个人的精神生命也许就将走到尽头。不仅如此,还可能会很快衰老,甚至带来一系列病痛。因此,退休后他给自己规划了八个字的退休生活:“‘健身,健脑,读书,写作’,现在我有充分的时间学习个人兴趣方面的东西,可以使晚年生活有些乐趣。”

退休后,得了“学习饥饿症”

退休以后,李岚清重拾“童趣”,进行音乐、书法、篆刻、绘画等方面的学习研究,有时也打打桥牌,求知的欲望似乎更强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好像得了“学习饥饿症”,而且感到其乐无穷。

如今,李岚清每天的生活十分规律。早上六七点起床,工作学习一个小时后吃早餐,如果天气好,没有雾霾,他还会选择散步,每周坚持4次游泳,每次游1000米,有时还与朋友打打桥牌;吃完午饭,简短的午休后,或读书或会客,要么就继续刻印、画画;晚上10点多,翻阅当天的报纸,然后就寝。“有时候刻得正在兴头,还会被老伴强制关灯休息。”李岚清笑言。

对于打桥牌,李岚清表示,牌龄已有60年,觉得坚持下来对健脑很有好处。在现场幻灯片的展示和师生的检验下,李岚清背诵了15个完全没有逻辑的中文词汇,不但能正着背出来,也能反着背出来。

在健身方面,李岚清爱好骑车,可随着年龄的增加,家人和保健医生都不允许他骑车,于是他发动身边的人在淘宝上买了一辆四轮车。当他把自己骑车的照片放在大屏幕上时,现场一片笑声。李岚清幽默地说:“据卖方说,这是他们在中国卖出的第一辆四轮车,当然现在销路已经打开了。”

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他编了四句顺口溜:“自己不受罪,家人不受累,节省医药费,有益全社会。”总之,他的目标就是使自己尽量不要过早成为社会和家庭的负担。

“李处长”给“邓部长”刻印

本次首发的《中国部分高校校训篆刻作品选》就是李岚清退休后的作品。他认为印章的内涵不仅是实用的,也是美学的精神的,篆刻作品可以反映社会发展、文化发展的方方面面。

之所以想起刻校训,李岚清表示,校训是学校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于体现办学理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意义深远。毕业于复旦大学企业管理系的李岚清说:“复旦大学的校训,‘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几乎陪伴了我一生。”他想用篆刻这种古老的艺术,唤醒校训文化,让年轻人理解、铭记、践行校训。

讲到篆刻,李岚清还有一段为邓小平刻了两枚印章的趣事。一方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之印”,另一方是“科教后勤部部长邓小平之印”。前一方是历史公认,后一方则是邓小平的“自封”——他特别关心科技工作、尊师重教,故自称“科教后勤部部长”。“小平同志有各种各样的印章,但独缺这两方印,就由我这位当‘处长’的给这位当‘部长’的来刻吧,我想如果我不刻,没有哪个篆刻家敢给他刻的。”李岚清说。

学电脑,请专家讲课,看大阅兵,谈中国梦

回想起今年9月3日在天安门城楼观看大阅兵,李岚清表示,看到军人们的精神状态,看到国产的先进武器装备,他强烈感受到“伟大的中国人民真正岿然屹立在世界之林了”。

李岚清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一代接一代人不断地努力。他勉励在场的青年人做好这一伟大事业的接班人。

李岚清表示,在他办公室里,一直设有一个小讲堂,每次都由他出题目,请最知名的专家学者面对面讲授各种知识。“用2~3个小时的时间,把他们毕生的精华传授给我。”李岚清感到非常受用,过去是为了工作而读书,现在是为兴趣而读书。

退休后,李岚清有了写书的计划,于是专心学起了电脑,现在上网浏览新闻不在话下,他还能熟练地运用电脑软件编辑和排版。

爱听《卷珠帘》等流行歌,但更爱古典音乐

李岚清特别强调“知识分子与文化修养”之间的关系,他的一个观点是:一个人有学历不一定就有文化,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除了掌握专业知识外,还要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文化修养是多方面的,因为自身爱好音乐,所以他主要和大家分享了音乐与文化修养之间的关系。

谈起自己爱好的音乐种类,李岚清表示,他更爱古典音乐和艺术歌曲,不过当代不少流行歌曲他也爱听。例如《三天三夜》、《蓝莲花》、《卷珠帘》等等,还有R B节奏、布鲁斯等流行歌曲。他认为好的音乐,无论在歌词和旋律方面都比较美,给他一种传承和创新的感受,传承是回归歌词的美的内涵和曲调的旋律喜感,创新是新时代的青春的激情和节奏。

不过对于有些流行音乐,他也不敢恭维。多年前曾流行过的网络流行歌曲《老鼠爱大米》、《猪之歌》,李岚清表示,至今对其想表达的含义还不甚理解。还有鸟叔边唱边跳的《江南Style》,一夜间竟红遍全球。

“这些音乐有娱乐性、宣泄性。但娱乐不能与文化画等号,通俗不能粗俗,更不能低俗。”李岚清说,“我不反对年轻人喜欢流行音乐。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更要培养对欣赏经典音乐的兴趣。就像快餐一样,偶尔吃一吃可以,但只吃快餐肯定有害无益,还是要多吃主食。”

李岚清表示音乐的魅力在于:使生活更加有情趣,思维更有创意,工作更有效率,领导更有艺术,人生更加丰厚。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大学里党委与行政的二元权力

虽为二元领导,但“二元”的权力并不均等。高校中的大量“人事”故事,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党委领导,校长负责”容易造成两个问题,一则领导者不负责,二则以党干政。


科学界如何面对\”我们恨化学\”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自有其力量,不应惧怕批评、质疑甚至谩骂,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政治和传统的霸权一样。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不妨更大一点。


美国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有一种恶俗叫中国式闹洞房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应该要三思而后行,物极必反,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糟粕的要抛弃,优秀的要传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