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进中南海谏言简政放权 8年前曾吐槽办证难

因为8年前在网上“吐槽”自己给女儿办“准生证”和户口的遭遇,5月14日,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翟继光被请进了中南海——就简政放权给政府提意见。

翟继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一共提了6点意见,全部源于自己当年办证办户口时的经历。

在5月14日这场座谈会上,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召集了公安部、民政部、国土资源部、国家卫计委、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总局等多个部委的相关负责人参加。

翟继光是作为唯一的公民代表参会的,另一位受邀参会的桔子水晶酒店CEO吴海则是作为企业代表。

翟继光坦言,8年过去了,8年前存在的问题,有些可能已经解决了,有些则还存在。

给政府提意见

5月13日,翟继光接到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邀请他于次日下午去中南海给政府简政放权提意见。

因14日下午正好需要给学生授课,一开始翟继光没打算请假,也知道在这么紧急的时间里请假非常难。于是,他对给他打电话的人说,打算提交一份书面材料,将自己要提的意见建议写在上面。

对方说,当天很多部委的领导都会到场,而代表只请了两个,希望翟继光还是能够出席。翟继光于是请对方帮自己请假。后来他得知,为了他的这个假,国务院办公厅找到了教育部办公厅,教育部又找到学校教务处,再转到他所在的学院,把假请了下来。

翟继光回忆说,14日当天的座谈会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他和吴海分别发言15分钟,3位受邀的政府管理方面的专家也发了言,在场有各部委相关负责人也谈到了各自部门在简政放权方面所作的努力。

他记得,当时公安部的相关负责人针对他的经历发言回应说,公安部有明确规定是不允许将落户跟准生证挂钩的。

翟继光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国家卫计委来了两位相关负责人,刚好坐在他的对面:“其他部委都发言了,卫计委的没发言,不知道什么原因。”

翟继光就老百姓办证难的问题提了3个建议,因为当时深受多次来回奔波之苦,碰到某部门规定只在周二周四办理,或者不是碰到办事人出差就是休假,经常白跑,他建议:一、相关部门全天办公、周末办公;二、常设的职位应该保证人员常在。又因为当时怀孕的妻子不得不返回千里之外的江西办计划生育服务证(俗称“准生证”),他建议相关部门当地办理,“这在技术上是完全没问题的”。

对于政策制定,翟继光也提了3点意见,一是少交材料少盖章;二是少设审批少办证;三是少设前置少限权。

他解释说,像办“准生证”,要求三级计生委都得盖章,每盖一次就得找一次人,烧一次香。又比如按照计划生育的国策,每个人都有权生育第一胎,根本没有必要办理“准生证”。而办理户口要求有“准生证”,是许多地方都设的行政前置程序,这实际上也是限制了公民的合法权利。

企业家吐槽惊动国务院

翟继光和吴海的此次中南海之行实际上都是源于他们写的一封信。

5月13日,当翟继光接到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时,感觉很意外。在电话那头听说了吴海的事情之后,才明白这通意外电话起源于一个与自己当年同样郁闷的人。

吴海写给总理的公开信实际上是先在微信圈内火起来的,3月23日凌晨3点多,吴海将这篇名为《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的公开信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并称“半夜写了篇文章,趁着没后悔发出来了”。

信中开篇吴海就对李克强总理说,对企业好才能真的对人民好……“我觉得一个政府如果对企业不好,实际上就是对人民不好”。

信中,吴海以自己酒店经历的事件为例,痛陈一些政府部门规则不明、执行混乱、吃拿卡要、滥用权力等各种问题,还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解决意见。

虽然抬头是“致李克强总理”,这封率先发在朋友圈的公开信不少地方的措辞毫不客气,并自嘲私营企业地位低下,是“不敢反抗的奴才”。

这封深夜发出的公开信当晚便迅速在微信、网络中传播开来,许多人纷纷点赞,认为吴海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由于传播的速度非常快,一周之后,北京市东城区政协找吴海了解情况时,他听说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已经批复了他的公开信的内容。

更没有想到的是,在公开信发出的第54天,吴海被请进了中南海,给政府简政放权提意见。

8年后的意外

对于翟继光来说,接到来自国务院的电话让他非常意外,此前他并不知道吴海公开信事件已在网上沸沸扬扬,而如今距离当年自己写那封信也已经过去了8年。

当年的信是以一个父亲的口吻写给女儿的,源于在女儿出生前后,翟继光四处奔波为女儿办理“准生证”和落户。

信中细细述说了整个办证过程的各种艰辛,包括已怀孕8个月的妻子必须返回远在几千里外的老家江西新余,翟继光自己来来回回在距离40公里的北京市区和昌平区奔波多次,多次到各级各部门盖章、交材料,受制于各种细枝末节的纯形式性规定,因为办事人员的各种个人原因不在岗而不断地受挫……

他最后在信中感慨说,孩子,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敬你妈妈和你爸爸,你爸爸为你办户口,不知走了多少路,流了多少汗,憋了多少气。

翟继光回忆说,当时写这封信并不算是“吐槽”,只是事情终于告一段落,过程的艰辛痛苦不知道跟谁说比较好,于是就用了这样一种类似自言自语的方式记录下来。

“当时也没想过发表,最初好像是放在自己的博客上,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慢慢地被网友传播开了。”

周围的朋友、同事那段时间都知道这件事,学校领导还找翟继光谈过话:“倒没有批评我,是从关心的角度了解了些情况,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困难。”

翟继光理解,这次请他们到中南海提意见,主要是想解决企业和公民办证难的问题,但在这次座谈会上,他发现其实不少问题并非出在部委政策制度,而是出在基层执行上。

如今已经过去8年,女儿已经上学了,其间相关部门对于“准生证”的办证难题也有过改革。不过,翟继光从周边很多朋友的经历中了解到,如今他们办证“还是不太好办”。

翟继光的办证经历

亲爱的女儿:

……

给你讲其中的一件事情吧。记得新余市计生办给你外公一张表,要求你爸爸所在地的计生办盖章。你外公用特快专递将那张表寄到北京,你爸爸填好了,先到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盖了章,然后到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事处计生办盖章,办事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你这张表要重新填写,因为你没有用签字笔填写。”你爸爸还是能买得起签字笔的,只是当时填表时没有带签字笔,就随便用一支圆珠笔填上了。我跟那位工作人员解释:“这是从新余快递过来的,如果重新寄过来时间会比较长,而且孩子都快生了。”那位工作人员说:“即使给你盖了章,回去也不能用,还会让你再来盖章。”我说:“那就先帮我盖上吧,如果需要修改,到时候我再来盖。”那位工作人员说:“那可不行,章可不是随便盖的,你想好了,如果现在你坚持要盖,我可以给你盖,但以后就别想再找我盖了。”你爸爸想,万一这个表格真的不能用,现在盖了章,以后人家就不给盖了,那可怎么办呢?没办法,你爸爸只能回到学校。从学校到城北街道办大约是3里地,爸爸走着去,又走回来。天气已经比较热了。当然,后来爸爸想了一个方法,用签字笔把表格上的字重新描了一遍,又走着去城北街道办盖了章,那位工作人员看到我的方法心里暗暗佩服,很不服气地在表格上盖了章。

……

5月24日,你来到了这个世界。你爸爸也开始了艰苦的给你办户口的历程。先是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办出生证,先后就去了4次才办成。第一次去,是周五,人家说,周二周四办理,其他时间不办理。你爸爸因为周二上午要在昌平给你可爱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讲课,只能等下周去办理了。第二次去,你爸爸没有把集体户口封面的复印件带去,不能办理。人民医院在办理出生证的说明中并没有强调集体户口要把封面复印件带去,这也不能怪你爸爸。只好等下个周四再去。第三次去,办好了,但不能当天拿,只能等周三下午去拿。而周三下午你爸爸还要到昌平讲课。为了不再往后拖一周,只好辛苦你外婆去帮你领证了。据说,你外婆在人民医院也费了一些周折,你外婆领了号以后,先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打印,然后再回来盖章……拿到出生证时,你已经快满月了!!

……

虽然可以上户口,但必须首先将新余市的准生证变成北京市的准生证,为了这个变更,他们又给你爸爸列了十几个证明,让你爸爸去办理。你爸爸一看,头又大了。何时能够完成这些要求呢?这次又需要辛苦你外公了。因为需要你妈妈老家的三级计生办盖章,而且证明的内容必须打印,手写无效。你爸爸打印好了内容,为了节约时间,你爸爸托了单位的一位叔叔将证明材料传真给你外公,你外公到长林居委会计生办一问,人家说只能手写,不能打印。这可难坏了你外公和你爸爸,我们想了很多对策。甚至想到自己私自刻个公章盖上去,而我们都知道这是违法的。为了你,我们把一切都抛开了。后来,你爸爸柔声细语、和颜悦色、不耐其烦并且差点就低三下四地跟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的工作人员解释这个问题,最后她同意手写的也可以。

拿到新余市三级计生办的这个证明,本以为就万事大吉了。但当你爸爸到中国政法大学保卫处去盖章时,保卫处的老师还没听说过这个政策,又亲自打电话询问派出所的人,最后让我去人事处盖章。你爸爸到人事处时,那天正好赶上学校为新入校的老师联合办公,人事处只有一个学生在值班,没法盖章。你爸爸又去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去盖章,那天又是老师体检,计生办没有人。

第二天,你爸爸又去学校给你办户口。人事处的老师也不敢任意给盖章,又打电话咨询了学校保卫处户籍科的老师,说我必须有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盖章的准生证才能给盖章。你爸爸只好先去办理北京市的准生证。先到中国政法大学计生办盖章,计生办的老师态度还很好,很快给你爸爸盖好了章,写好了证明。接着你爸爸又去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去盖章,一打听,盖章的那位工作人员休假了,下周四才能回来。而下周四和周五,你爸爸必须去外面讲课,没有时间去昌平。昌平离你爸爸妈妈当时住的地方大约有40公里……

7月16日,星期一,也就是今天,你爸爸再次去昌平给你办户口。到了北京市昌平区城北街道办计生办,那位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材料看了看,说:“北京市的准生证呢?”我说:“我现在就来办啊?”那位工作人员让我把当时给我的材料清单拿出来,然后指着上面的文字说:“你是不是老师?这上面写得这么清楚,到你所在地的居委会办理,看不懂吗?”我说:“这个很专业,你没给我解释,我以为就是到这里办理呢。”她说:“你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怎么能看不明白?还要怎么解释?”你爸爸不敢和人家吵,否则人家就更不愿给你办事了。你爸爸只好“灰溜溜”地走出来,去找中国政法大学居委会。

……

爱你的爸爸

2007年7月16日23点55分

(节选自《翟继光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来源:法治周末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一延误就朝空姐乱嚷嚷挺丢人

排队怒,一排队就愤怒;春运怒,一到春运就一片怨气和怒气;雾霾怒,雾霾来了一片怨愤;就医怒,患者怒,医生怒,医院里弥漫怒气;还有加班怒,地铁怒――再有就是这个机场打砸场景所展现的“延误怒”。


日本试推强制休假缓解过劳死

有近30%的人表示,每日在工作之余可供自己支配的时间仅为90-120分钟。更有12.4%的人每日自由支配时间不足60分钟。对于他们来说,能回到家洗漱睡觉已经是很奢侈的事了。在下班之后放松心情,休闲娱乐是根本没有可能的


代理律师遭殴的舆论令人寒心

庆安火车站的枪击案余音未了,死者代理律师在异地被打断了腿。事发时,“据说打十几次电话警察不出警”,原本这已经很不正常;媒体刚报道,立即冒出不少称赞律师挨打活该、挨打和庆安事件无关的言论。


克里访华习近平给奥巴马捎话

今天,国家主席习近平17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国务卿克里。这次会见,俩人聊了不少。习近平说给克里的话,无疑也是说给奥巴马的话,克里也一定会转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