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大学原校长甄朝党受贿740余万受审

新华网昆明7月4日电(记者王研)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4日通报,该法院3日在昆明公开开庭审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的云南民族大学原校长甄朝党受贿案。

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甄朝党在担任云南民族大学校长、党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多家单位及个人贿送的人民币711.8万元、欧元1万元、别克轿车1辆。受贿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746.9335万元,并为行贿人谋取利益,其行为侵犯了国家机关正常的工作秩序和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的廉洁性,触犯刑法有关规定,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起诉书指控了11起犯罪事实。

庭审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数字法庭进行,因该案案情重大,法院将择日宣判。

河南替考案75人被党政纪处理 多名教师被处分

新华网郑州7月8日电(记者宋晓东、李亚楠)6月17日,媒体报道了河南省杞县、通许县高考替考舞弊案件。河南省、市领导和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迅速查处。目前,案件已基本查清,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严肃处理。

经查明,今年5月,高考替考中介王彬彬(已归案)、张选力(正在追捕中)在武汉部分高校组织枪手,在杞县、通许县联系被替考考生家长,并收取数额不等的费用,与个别考务工作人员串通,进行替考作弊。被替考生共10人(杞县、通许县各5人,其中3人参加了3场考试后,被监考发现取消考试资格),涉及替考“枪手”11人(有2名枪手为同一名考生替考)。公安机关共调查询问110人,移交相关部门党政纪处理75人,其中立案侦查9人,刑事拘留5人。

目前,河南省对10名被替考考生,给予取消各科次考试成绩、暂停参加各种国家教育考试3年的处理;涉案的11名替考枪手,已上报教育部,建议按有关规定从严处理。

对教育系统内相关涉案人员,充当牵线人的5名工作人员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给予主动交代配合的8名教师降低岗位等级处分;对没有尽到职责,造成完成替考的45名监考老师,给予记过处分。对被替考考生5名担任领导职务的家长给予撤销职务处分,5名一般公职人员给予行政降级处分。

河南省还对替考事件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对负有直接责任的杞县教体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杞县教体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杞县教体局党委委员、工会主席,杞县教体局党委委员、大同中学校长和通许县教体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通许县教体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兼通许县第一高中校长给予撤职处分。对杞县高招办主任和通许县高招办主任、通许县城关镇下洼学校校长给予撤职、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对负主要领导责任的杞县教体局局长、通许县教体局局长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杞县、通许县分管县领导和开封市招办主任等3名处级干部给予党内警告或行政记过处分,其中开封市招办主任被免职。

河南省相关部门表示,随着案情的进展,如发现新的证据,还将依法从严从重处理,对高考舞弊零容忍,对参与舞弊人员随时发现随时查处,切实维护高考的公平公正。

成都规定未经批准领导不出席剪彩颁奖等活动

新华网成都7月13日电(记者许茹)近日,成都市政府办公厅公布《成都市人民政府工作规则》,首次将“八项规定”的相关规定纳入《规则》,并要求未经市委、市政府批准,市政府领导不出席各类剪彩、奠基、颁奖、揭幕活动和庆祝会、纪念会、表彰会、博览会、研讨会及论坛等活动。

此外,《规则》还要求,成都市政府在做出重大决策前,根据需要,通过多种形式,听取民主党派、社会团体、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基层群众等方面的意见和建议。市政府领导到基层调研,轻车简从,区(市)县负责同志严禁到高速公路路口或辖区边界迎送。除成都市政府统一安排外,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个人任职期间不公开出版著作(含摄影、书画作品),不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字,原则上不为出版物作序。

同时,成都市政府及各部门要厉行勤俭节约。不得用公款相互送礼和宴请,不得接受下级政府和部门的送礼和宴请,严格公务用车配备和使用管理。

哈尔滨中考加分查实1人造假 今将进行体育复测

央广网哈尔滨7月17日消息 (记者迟嵩)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中国之声7月15日曾报道,哈尔滨市中考加分因为政策幅度过宽,名目太多,一些不具备加分条件的考生浑水摸鱼,存在造假,引发家长质疑的报道。报道播出以后,引起哈尔滨市政府高度重视。昨天,哈尔滨市政府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做出回应,通报已确认有1人加分资格存在造假,体育复测也将在今早开始。但对于有关回应,家长们仍然存在着质疑。

由于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近200百名学生家长将原定16号下午一点召开只面对媒体的新闻发布会变成了质疑会。家长林女士告诉记者,今年原定有1200多人享受加分政策,自愿放弃一批后还剩800多人,而省重点高中不过1000多个录取名额,面对名目繁多的加分项目和最多可以加20分的竞争对手,他们的孩子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林女士:总分480分,最多加5分可以接受,但是现在已经变质了,加到10分、20分,加分满天飞,430分的加了20分全变成尖子了,把苦读的学生给挤下去了。

家长们同时还质疑800多人中存在不少造假的考生,根本不具备加分项目里应有的能力和资格:

家长:有许多造假的,艺体生唱歌跑调的,体育滑冰站着就摔倒的,非常不合理、不公平。

不少家长表示,市领导曾表示艺体加分考生会单独排榜,并且不占用原计划录取名额。但随后哈尔滨市教育行政网公布的总成绩位次表里,家长们却发现里面依然包含所有政策加分考生,自己孩子的名次降了不少:

家长:报纸都登完了他都反悔了,下了招生通知了,开始报名了,这些人都没取上,家长一眼都看出来了,谁谁谁还在里面呢,给我家孩子挤到2200多了,我家孩子以前排1900全市,三百多哪来的,不是加分来的,我们本来能进省重点,现在省重点也进不去了。

针对家长们的种种质疑,在重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哈尔滨市政府秘书副秘书长单国俊强调,政策加分和艺体加分项目都是遵循国家和黑龙江省相关规定执行的:

单国俊:因为家长的因素加分的这个,比如说他是什么归侨子女,家长有那种身份,地方上没有什么自由裁量权,就是严格的核实,他有这个身份加就行,没有身份就不加,在政策执行上没有余地。

对于家长们最关心的录取问题在发布会上并未过多提及,市教育局副局长丛传忠表示,网上公布的只是一个段位表:

丛传忠:名单就是我们招生办在网上公布的,没有别的名单,就公布一次一个,我们说的是每个段的段位表,没有公布别的。

同时,发布会还通报目前,又有56人放弃加分,被举报的108人中,目前已查实1人存在虚假申报,教育纪检部门的后续调查和复核还在进行之中。据哈尔滨市教育局副局长牛佳斌介绍,体育复测从17号开始分三个场地分别进行测试,公证处将全程参与,同时接受家长和媒体的监督:

牛佳斌:早上7点钟,公正处现场公布抽签结果,进行测试,测试完以后由公证处封存,最后对媒体公布结果。

由于发布会并未说明826名享受加分政策的考生是否继续占用原有名额,还是单独排名录取,学生家长要求分别公布政策加分和艺体加分考生的姓名和分数:

家长:现在造成这么大困惑他不透明,到底哪些是艺体的,哪些是政策的,都混在这里我们都不知道,都混在一起。

家长:公布的榜里只有考号分数和名次,剩下什么都没有。

家长:你说你把这个艺体的拿出来了,但是谁能证明,谁知道,他是不是艺体的,他加没加分。

一天后,哈尔滨市的中考将正式开始报考程序,而对于目前的结果,许多家长表示,他们无奈又纠结。

家长:启动程序之后谁也不能改了,到时候让通知报志愿,哪个家长能拿孩子一生赌,不填那个志愿卡啊。

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的8点22分,哈尔滨市中考体育加分的复测已经开始了,这次复测按照哈尔滨市有关部门的说法,将分三个场地分别测试,公证处全程参与,同时接受家长和媒体的监督。现在中国之声记者栾红正在道外区八区街,他附近有两个场地,分别测试田径、篮球、排球和乒乓的项目。连线现场记者栾红:

我现在正在田径项目的重测现场,昨晚哈尔滨市下一场大雨,现在田径场还有一些积水,从此前公布的800多人的加分名单来看,田径项目的加分考生有300人,人数较多,但项目也较多,今天早上我自己也统计了一下,大概有18项,包括竞走、男子七项全能、四乘四百米、篮球不太常见的项目,不过因为此前有一些考生放弃加分,所以今天要重测的项目到底有多少项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刚才竞赛的这个公证还正在进行,昨天裁判员跟考生已经抽取了抽签,但是没有结果,就是没有公布结果,今天早上7点多公证处公布了昨天的抽签结果,有的裁判抽中了空白,有代表说不会参加此次重测,而考生则公布了自己的号码,现在竞赛还没有开始,但跳高和铁饼已经开始了。

与此同时,在哈尔滨冰上训练基地动力馆,滑冰和冰球的复测也已经展开,我们现在连线正在现场采访的中央台驻黑龙江记者迟嵩了解最新情况: 

这个冰上项目是在哈尔滨市冰上训练基地的动力馆举行,由于它这个场地只有一块冰,所以冰上项目的包括花滑、速滑还有冰球他会分批次的进行,现在我现在所在的场内是正在进行花样滑冰,花样滑冰今天有9位同学参加测试,目前是已经进行到了第四位,现场是有三名裁判,每个裁判是单独打分,是根据这个滑姿流畅性等一共4项技术每项目有5分来根据选手的发挥来打分,但是我问了一下现场裁判,现场裁判说他们只负责打分,不知道最后的录取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分数,高于多少分可以录取,低于多少分是需要取消,另外从今天早上我观察的现场情况大概也和栾红是一致的,现场还是比较公正严格的,公证处的工作人员首先是将9名花滑选手引领入场,然后向他们依次颁发现场的重新抽签的顺序,花滑选手依次进场之后,由其中一名裁判先行带他们进行热身,并且告诉选手会进行哪几项动作,并将这个动作的考核标准也是告诉他们,另外这三名裁判也是从5名裁判当中抽选的,昨天已经抽好了签,但是5名裁判同时来到现场,其中抽到两名空白的裁判,按照这个体育局长讲话讲就是说可以回家了,另外三名裁判现在正在场内进行裁判工作。

主持人:刚才采访当中也听到了,之前有的学生可能是连滑冰根本都不会,然后在冰上屡屡摔跤最后被搀扶出场,那么今天有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记者:我刚刚想说这个,目前第一项花样滑冰的九人,在这个热身期间我看到了,从我们外行人角度来讲还是比较专业的,动作滑行都比较自如,现在测试到的前四个人也基本上动作看起来都是比较标准。大家争议比较大的应该是下一个项目,所谓的滑冰,滑冰四圈滑冰的项目,这个我也将继续关注。

河南热冠全国包揽高温排行榜 局地破42℃|排行榜|河南|高温_新浪天气预报

自入伏(7月18日)以来,副热带高压强势北抬,占据了中国东部广大地区,从长城脚下的华北到鱼米之乡的江南,中东部地区遭遇了今年来范围最广、强度最强、持续时间最长的高温天气过程。今日全国近半数(18个)省区市出现高温。

  下午14时,河南多地气温超过40℃,全国高温排行榜上可以看出,前10名河南占了9个,生生把我国热极–吐鲁番挤到第10。巩义41.6℃,伊川40.9℃,孟州40.7℃,省会郑州也突破39℃大关,到了15时,河南气温继续攀升,巩义高达42.4℃。

  近期全国高温,伴随高湿度,这意味着,体感温度比实际温度还要高,也就是大家口中的桑拿天。根据预报,周二全国高温格局不变,到了周三,长江以北高温明显减少,山东、河南、河北等地会因为降雨的到来而凉爽不少。

李克强到山东考察新型城镇化 至少两次做批示

《第一财经日报》此前报道,不到一年间,李克强至少曾经两次就山东德州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探索作出重要批示。

昨日,李克强考察的主题紧紧围绕进城农民落户问题。德州市袁桥社区70%为农民工,李克强与这些“新市民”陈述了城镇化的好处。

一次调研与两次批示

来自中国政府网的信息,李克强来到山东德州景津环保股份有限公司考察。该企业65%的员工都是农村转移劳动力。他说,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就是要有产业做支撑。

李克强此次来德州显然是“有备而来”。

根据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副主任蔡永飞透露的信息,民革中央去年到德州进行了两次调研,其中一次的调研组报告,得到了李克强、张高丽、汪洋等国务院领导作的批示;另一次是他去年参加德州经验的座谈交流而执笔写的报告,又得到李克强的批示。

德州市是山东乃至全国的新型城镇化试点地区。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副司长陈亚军就曾到德州调研。他说,目前,国家发改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就农民工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城镇化投融资机制、改革完善宅基地管理制度、创新设市模式等领域开展试点研究,主要考虑通过试点破解城镇化难题,为其他地方提供经验借鉴。近期国家发改委将部署试点相关具体工作。

德州市的新型城镇化试点也得到国家政策性金融机构的支持。来自德州市金融办的信息,去年10月,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总行下达《关于山东省德州市列为支持农村新型城镇化建设试验区的批复》,这标志着德州市成为全国唯一被农发行列为支持农村新型城镇化建设试验区。

在还款来源上,该“批复”则说,第一还款来源上,可依据山东省土地复垦指标交易措施相关政策,将土地复垦指标出让收入作为还款来源,逐步实现第一还款来源的多元化;在贷款担保上,可探索将土地复垦指标作为担保品的具体政策和操作方式,根据项目具体情况,对县级地方政府投融资客户的担保政策调整,土地使用权抵押折率一般控制在70%以内。

2010年,当地曾对袁桥社区的情况进行调研,指出存在的困难,第一条就是:社区建设投入乏力。社区建设需要有大量的资金,而目前社区建设普遍缺乏资金,筹资渠道狭窄,资金来源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依靠政府投入,而有时单单依靠政府投入难度较大,形成矛盾。

“大社区”

德州新型城镇化的经验被归结为“两区同建”。所谓“两区同建”就是农民居住社区建设和产业园区建设。

来自“德州之窗”的信息:截至目前,德州全市建成和在建农村社区378个,30万农户住上了设施配套、生活便利、环境优美的新社区;在社区附近配套建设产业园区876个,30万农民实现就近就业,过上了城市化的新生活。农民来自各类园区的收入占总收入的45%以上。

以李克强考察的袁桥社区来说,村庄合并前,袁桥乡有43个村,超过1000人的村仅有3个,500人以下的村有29个。2009年6月,袁桥乡成立了村庄合并工作领导小组。2009年8月初,完成了村庄合并工作,将原有的43个村合并为5个社区,减少村庄38个,减幅达到88%。

这一“大社区”还在扩大。袁桥社区规划建设总面积74万平方米,建设安置楼107栋,其中一期25栋多层于2011年入住,二期共计82栋,共可安置10个村,2843户,7594人。目前,二期多层已完工,高层正在建设中。

2014年这个社区计划新开工社区2个,目前已全部启动;续建社区5个,4个正在装修,1个正在主体施工;在建规模以上产业园区7个,涉及搬迁村庄21个、6298户。

截至2013年9月,德州市建成378个居住新社区,403万农村人口中20万户农民住进面积160~170平方米的两层独院住宅,行政村从8319个减少到3070个。同时,德州还建成了876个农村产业园区,30万农民就地、就近就业有了保障,占全市在村劳动力的30%。

 

南京24个公交站亭被齐根切断失踪 每个重逾百斤

2014年7月28日,南京江北24座公交站台被偷了,现在立柱被齐根“割”掉,只剩下候车椅。
2014年7月28日,南京江北24座公交站台被偷了,现在立柱被齐根“割”掉,只剩下候车椅。

“江北大道上的公交站亭,你们怎么刚建好就拆了?”7月24日,南京公交集团场站公司工作人员被一通市民投诉电话弄得一头雾水。“怎么可能呢,我们好不容易建起来的,拆它做什么?”“那怎么站亭都不见了?”放下电话,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一看都惊呆了——刚修好的公交站亭,齐刷刷地被锯断了,新建的25个站亭只有一个还在,有24个公交站亭、23块公交站牌、4张候车坐椅被人为切割盗走,经济损失达142.8万元。这起南京公交史上最离奇的站亭丢失事件,是什么人所为?

通讯员 方文杰 见习记者 张希为 现代快报记者 刘伟伟

南京江北大道遇大盗:

24个新建的站亭,前后才9天全部消失了,伤口都一样!

现场

新建的公交站亭“一夜蒸发”

公交站亭丢失?这在南京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更别说是20多个站亭同时消失。现代快报记者刚听说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

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带着疑惑来到被盗走公交站亭所在路段——江北大道丽景路,一路都没有看到公交站台的身影,倒是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就立着一段既像是栏杆又像是扶手的粗钢管。南京场站公司工作人员指了指这些钢管说,“这里就是不久前我们刚建起来的公交站台,现在只剩下坐椅了。”

原来,这些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钢管是站台上的坐椅,这里就是原公交站亭的“遗址”。

调查

9天,25个站亭被偷了24个

被盗走的公交站台均位于江北大道,涉及24个站亭,与主城区新建的公交站亭风格、材质一致。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段路上大部分站台都只有一张坐椅“孤零零”地立着,还有的站台干脆连坐椅都没有了。地面上光秃秃地立着几截碗口粗的钢管,管口处留着切割留下来的痕迹,而它们在被截断之前,是公交站亭和站牌的柱子。

“你可以想象出这里不久前还是一个崭新的公交站亭吗?”南京公共交通集团广告公司副经理郑伟心痛地说,“万万没想到公交站亭还能被偷,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原来,7月15日前后这批25个站亭除了没加盖顶棚外,站台主体部分都建好了。“24日接到市民的投诉,这才发现被偷了24个,25日报了警。”

一个站亭重达四五百斤

都是不锈钢,共计损失142.8万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这一批公交站亭的建设,是与江北大道的建设同步进行的。按照计划,一共将建设45个,此前已经建好25个。而现在,龙华广场、浦厂小区、泰山庙、丽景路南、丽景路北、宁天城际卸甲甸、宁天城际大场站等24个都不同程度被盗,有的被盗得干干净净,有的只剩一个光秃秃的凳子,只有一座完好的在向阳桥。

新的公交站亭,两柱之间长度为3.8米,中间灯箱高度近3米,均为不锈钢制成,郑伟告诉记者,每个站亭重量在四五百斤重,“每次安装的时候,都是用起重机。”而运送站亭的工具,则是8-12吨重的卡车。

24个公交站亭、23块公交站牌、4张候车坐椅,就这样消失不见了。郑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站亭4万一个,站牌2万一个,而公交坐椅每个2000元,光实物损失就达142.8万元。

探案

1.是谁偷走了站亭?

安装站亭得要三四个人,还得靠起重机帮忙

站亭牢牢地扎根地下,又没有长翅膀,怎么会在短短几天时间内不翼而飞?

郑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安装站亭要往下开挖80公分深,每个安装好,至少要花1个多小时,需要三四个人一起协力、在起重机的帮助下,才能建好。

报警的同时,郑伟和同事向附近居民打听,但没有人看到是谁盗走了公交站亭。

郑伟猜测,盗贼要把这样24个公交站亭、站牌切割下来,并在短时间内搬走,显然不是一人所为。

另外,站亭是贴近地面被截断的,切口较为平整,边缘留有电焊烧过的痕迹,完成这一过程必须使用专业的切割工具,盗贼中肯定有人掌握专业的切割技术。“他们偷的不是一两个站亭,是24个!这些东西很重,而且体积非常大,要把这些‘大块头’的物件运走,肯定还得有大型货车。”郑伟分析。种种迹象表明,这伙盗贼显然是“有备而来”。

2.为何没有人注意?

盗贼携带专业工具,容易被误以为是正常的施工

而且,这条路上路灯还没装好,也没有监控

一般来说,站亭在被锯时动静肯定不小,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呢?盗贼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呢?郑伟分析,近期江北大道一直在施工,每天都有工人在铺路、安装路灯、装管道、布电线等等,盗贼就算弄出很大的噪音也可能被误认为是工地施工的噪音。况且,盗贼携带专业的切割工具,市民很容易误以为是市政施工,不加怀疑。

回到文章开头的一幕,附近热心的居民看到公交站亭不见了,却给场站公司拨打投诉电话,“抱怨”把刚修好的站台给拆了。

而最重要的一点,这条路上没有路灯。现代快报记者昨天在现场看到,这里的新路灯刚刚才竖起来,工人还在为路灯铺电线。“一到晚上这里黑灯瞎火的,大家都早早回家了,很少有人出门。如果公交站亭晚上被偷,更不会有人看到了。”郑伟说。

就算作案时没被发现,难道就不能调取监控录像吗?令人头疼的是,这条路上尚未安装监控探头,成为警察视野里的死角,盗贼做了什么无从得知。

告盗贼书

拆台容易重建难,要浪费多少钱,你们知道吗?

为了方便市民生活,整个江北大道都进行了改造,公交公司也特地在江北大道新建了25个公交站台。目前江北大道焕然一新,宽敞的柏油马路、整洁的街道,唯独路两旁被“齐根”截断的公交站亭,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你们盗走的东西造价达140多万,但重建则要花费更多的资金和人力。

告诉你们,如果要重建站亭,需要把路面全部砸开,重新打地基,站亭建好了还要重新在路面上盖混凝土,这将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另外,原先公交公司计划将公交站亭的电线与路灯的电线接到一起,路灯开则站亭灯箱亮,现在路灯已经快要通电了,站亭却被偷了。将来站亭建成后还要涉及重新铺设电线。

盗走这些站亭你们卖了多少钱?又浪费了多少钱?这笔账你们算过吗?

按照计划,这批公交站台青奥会前投入使用,但目前的情况是,站亭短期内很难恢复了。“公交站台的材质都是统一定制的,并没有剩余,重新定做要一个月时间。”郑伟说。

“本来是打算在青奥前建一批新的站亭,既提升城市形象,又方便市民,没想到成了这个样子。”郑伟和他的同事们觉得很遗憾,他告诉记者,因为怕再被盗走,此路段其他公交站亭,也已经停止建设了。

告诉你们!目前,浦口警方已着手调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等着法律的制裁吧!

通讯员 方文杰供图

新疆昌吉民众强烈谴责莎车暴恐袭击案

中新网乌鲁木齐8月1日电 (王继龙 许鑫 王丽丽)连日来新疆昌吉州各族群众强烈谴责“7·28”莎车暴恐分子的罪恶行径,大家纷纷表示,要坚决与暴恐分子做斗争,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的稳定。

7月30日,玛纳斯县回族清真寺阿訇马德胜与信教群众一同谴责莎车县暴恐分子的罪行,他说:“穆斯林的斋月原本就应该是一个吉祥的斋月、和平的斋月,不要说伤人,在斋月里一句恶语也不应说。在喜庆地过开斋节期间,暴恐分子们却人为制造灾难,为我们的幸福生活蒙上阴影,他们的罪行必然要收到所有爱好和平的穆斯林群众的唾弃。”

今年70岁的奇台县维吾尔族老人阿布拉江,是奇台县西北湾乡二三屯村一位有30年党龄的老党员。从电视新闻中得知暴恐分子在莎车县制造“7.28”暴恐事件以后,老人非常气愤。

阿布拉江痛批暴恐分子丧失人性,他说:“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暴徒却想方设法破坏各族人民的好日子,还反对我们的社会主义、反对我们的民族团结,反对我们的国家,我们各族群众坚决支持国家严厉打击暴恐犯罪分子,相信党和政府能给我们一个平安幸福的生活环境。”

对7月28日凌晨发生在莎车县的严重暴力恐怖袭击案件,阜康市爱国宗教人士纷纷表达了对在事件中无辜死难者的哀悼,对暴力恐怖分子丧尽天良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阜康市买买提·马合木提毛拉说:“开斋节来临前夕,暴恐分子犯下的滔天罪行是不可饶恕的,作为一名宗教人士,我坚决拥护自治区党委采取的系列果断措施,坚决同暴恐分子做斗争,决不让这些暴恐分子破坏我们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温志强阿訇说:“无数事实证明,团结稳定是福,分裂动乱是祸。莎车县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更加凸显维护社会稳定工作的重要性。我们宗教人士要从思想上、行动上坚定地与党中央和自治区党委保持高度一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维护好安定、团结、稳定的大好局面,捍卫群众的幸福生活。

沙尼亚孜旦毛拉说:“非常气愤,愤怒的心情无以言表,暴力恐怖分子的罪行令人发指,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给予严厉的谴责。”

呼图壁县金家湾餐饮点老板赛学花说,看到这个消息后,心里特别憎恨那帮坏蛋!他们真是丧心病狂!我们强烈谴责这种行为,并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团结。

阿同汗爱心服务队成员海尼莎说,听到这个坏消息的时候,心里难受的很。我们坚决反对破坏团结、破坏稳定的犯罪行为,坚决拥护党和政府维护社会稳定的各项决策部署,坚决把暴恐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以实际行动维护民族团结和边疆社会和谐稳定。(完)

(原标题:新疆昌吉各族群众强烈谴责“7.28”莎车暴恐袭击案)

河北:参保人死亡个人账户资金余额可依法继承

人民网石家庄8月4日电 (杨文娟)根据《国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意见》(国发[2014]8号),结合本省实际,6月24日河北省印发了《关于完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实施意见》(冀政[2014]69号),与原来实行的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相比,在缴费档次、基础养老金、多缴多补、长缴多得、重度残疾人代缴保费的额度和个人账户余额继承等六方面做了政策调整。

一是在原每人每年100-1000元十个缴费档次的基础上,增加了1500、2000、3000元三个缴费档次,参保人有了更多的选择。

二是从明年1月起,由省财政出资,为符合领取条件的参保人每人每月增发5元基础养老金,使基础养老金待遇水平由之前的每人每月55元达到每人每月60元,制度保障水平进一步提高。

三是建立了多缴多补的参保激励机制,对选择500元及以上档次标准缴费的,政府补贴标准在原来30元的基础上再增加30元,达到每人每年60元,以鼓励参保人选择高档次缴费。

四是建立了长缴多得的参保激励机制,对缴费超过15年且符合领取条件的参保人,每多缴费1年,其月基础养老金增加1元,调动了中青年参保人长期缴费的积极性。

五是提高了为重度残疾人代缴保费的额度,政府为符合条件的重度残疾参保人的代缴金额由原来的每人每年81元增加到100元。

六是调整了个人账户余额继承政策。规定参保人死亡,个人账户资金余额,可以依法继承,不再剔除政府补贴。这一政策与社会保险法相关规定一致,更有利于保护参保人的权益。

新疆克拉玛依官员:蒙面纱与体育精神不协调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三届运动会目前正在油城克拉玛依如火如荼地举行。为确保运动会的顺利举行,近期由克拉玛依市出台禁止蒙面纱、穿戴里切克、穿戴吉里巴甫服、穿星月服和蓄留大胡须的“五种人员”乘坐公交等禁令引起了部分少数民族群众的不理解甚至是误解。

笔者起初对此也有不同看法。直到这两天碰到一位克拉玛依市人民政府的官员并与其交谈后,笔者的疑虑才得到解答。原来克拉玛依市政府是考虑到体育运动是引导人们强身健体、积极向上的运动,如果在运动会期间街道上出现不少蒙面纱、穿戴吉里巴甫服等人员,会让人感觉与体育精神不协调,也与本届“全民区运、激情区运、和谐区运”的口号相违背。

同时,还有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是,此项规定只是在8月5日至8月20日期间有效,具有临时性。此外,该措施是为了保障第十三届运动会的公共安全而制定的暂时措施,不是针对某一个民族或某一个宗教的。

听到这位官员的解释,笔者想到了两个层面的问题。首先,当前新疆部分政府部门进行立法和决策出台之前不太重视与民众的互动。本来克拉玛依市作为本届运动会的承办方,为了保障运动会的顺利进行,制定一系列安保措施是非常正常的。这也是国际上举办各项大型运动赛事时的一项惯例。但是,如果我们的政府部门能够把问题考虑得周全一些,在决策的每一个环节都能够做到通过听证会、网上征求意见等形式最大限度地与民众沟通,向他们具体说明各项政策出台的背景、原因、目的等相关信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群众的误解,从而有效减少相互间的不信任,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内地省市在这方面的很多经验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其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蒙面纱、穿黑袍等本来不属于少数民族生活习惯的服饰开始流行于新疆一些少数民族妇女之中。维吾尔族妇女以前一直被描述为爱穿裙装,喜选择鲜艳的丝绸或毛料裁制裙装的爱美民族。她们穿着花帽,披着艾特莱斯,跳着维吾尔族的舞蹈,吸引无数眼球和激动无数人的心理。但是,近年来一些维吾尔族妇女受到宗教极端势力的影响,放弃属于自己的魅力服饰,穿戴不属于我们文化的头饰品来遮住魅力的容貌,进而引起很多的不方便和麻烦。因此,我们少数民族群体也要加强学习,不断提高自身综合素质,抵御不良生活方式的侵蚀,用现代文化引领本民族的发展。

总之,此事折射出一个核心点是政府和少数民族群体之间需要加强沟通和相互理解。两者之间只有进行更加畅通和有效的沟通,新疆的社会稳定和跨越式发展才有坚实的保障。▲(作者是新疆大学法学院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